首页 > 党史期刊 > 2019年6月第二期 > 佳作赏析 > 正文

我们生长壮大在清河

      发布时间: 2019-09-25 00:43

刘其人/文


0079.jpg

  刘其人(1916~1974),原名刘德贤,

山东荣成人。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

年4月赴延安参加红军并入“抗大”学习。 

 抗日战争中,历任八路军山东纵队营教导员、

 团政治处主任、清河区三支队(三旅)政委,

 清河(渤海)军区副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 

予少将军衔。             


  一、我们生长在群众中


  共产党员与八路军人,在民族解放的战线上,始终是站在最前哨。在党的领导下,1937年冬天,抗日的义旗在胶济路北小清河畔高高地竖起了!工人、农民、青年学生,荷枪实弹风起云涌,抗日的浪潮很快地汇成一股巨大的洪流。当时的干部战士都是穿着自己家里送来的长衫短衣,很不整齐。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部队里普遍地教育着执行着,不拿人民一针一线,借物归还买卖公道……八路军的光荣称号被人民称扬着。我们是生长在群众中,一开始就和群众保持了密切的联系。不少的儿童、老大娘将自己的粮食用驴背着当时的旧政权,偷偷地送给我们吃,亲切地对待我们说:“八路军是咱老百姓自己的队伍,当该帮助。”不管那个别少数韩复榘辈的余孽,怎样地污蔑我们为“匪”,但是人民很明白,“这才真是老百姓的队伍”。老韩派的“县太爷”窜了,老百姓的争议纠纷自动地找我们给他公平调议和处理。于是,八路军廖菩萨(廖容标同志)、马司令(马耀南同志)、杨司令(杨国夫同志)的名字,在农民中普遍地流传着。


  二、敌人口里的老党军


  八路军以人民的子弟兵开展着、壮大着、战斗着。1938年1月攻克了长山城,将人民最痛恨的汉奸头子刁清林,在群众的请求下枪决了。4月伏击歼灭了由济南向羊角沟驰驶的敌艇,接着又克复了邹平城。此时,邹平、长山、桓台等县肃清敌纵,群情沸腾,我们的行列更加壮大了。同年8月,为保卫武汉,配合友军攻入济南。1939年6月6日刘家井战斗中,击退敌人五次冲锋,毙伤敌五百余。敌人“扫荡”清河这是第一次遭受到惨痛的打击,敌人无法掩饰自己的失败,在报纸上写着“不是八路,是从山西过来的老党军”。记得黄昏,我军撤退之后,敌人进庄未敢搜索就走了,刘家井的妇老们用牛车将我们负伤的战友,经过百多里赶送回来。1942年8月,敌伪7000余众向我利(津)沾(化)基地进攻,经韩家庄、罗家庄、铁门关(王庄)三昼夜激战,全被击溃,毙敌官禾川队长,伤伪司令刘佩忱等以下1000余人,生俘300人。六年来,我们经过大小1800余次的战斗,克服了严重的困难,支付着光荣的代价,保卫清河基地,保卫人民利益。


  三、清河人民的子弟兵


  我们记得1938年8月12日,北河伏击歼灭羊角沟道口出动之敌伪,缴获了敌人九二式重机枪一挺,生俘敌军曹松木以下3人。张店之敌将其驻广饶柳泽大队长撤了职,以飞机在清水泊周围撒传单:“八路还皇军重机枪,不然即刻大‘扫荡’。”柳泽的被撤职,据说理由是“轻视敌人(八路军),指挥不利”。日本帝国主义穷极无聊,八路军——中华民族优秀的儿女是不怕吓的。我们记得1942年8月,铁门关××堡战斗,因敌伪千余封锁消息、断绝行人,我们没法子将村内情形查明。但当部队行进至距敌人据点里余时,从高梁地里跑来一个老大爷,指手画脚地说:“八路同志,我是被捉修围子的,我给你们当向导、当地图。”他领着我们一直攻到街内。天亮了,将敌伪大部歼灭、一部逃窜。在撤退时安葬阵亡的同志,老大娘老大爷烧着纸香,在灵前叩头,亲切地对我们说: “同志们放心,八路军爱民打鬼子,牺牲的同志初一十五我们烧纸烧香。”我们记得今年1月15日,清西独立团参谋长韩子卫同志率青年军第九连(连长21岁,指导员20岁,副指导员19岁,战士多为十七八岁至二十三岁的青年)在高苑大王庄遭敌伪6000余之合围,激战竟日,肉搏数次,终以众寡悬殊,只突出××名勇士。韩子卫同志身中五弹,陷于重围,最后从容就义。负重伤的十余战士在“绝不当俘虏”的口号下,随同自尽。中华民族伟大的气节感动了一切中国人。事后,我军派人前往掩埋时,某友军已亲为我韩参谋长棺椁收敛,并在棺木上刻字:“韩公英灵”“生为华胄托命,死亦壮烈增荣”。在追悼会上,某伪军在感动下亦送挽联:“身在曹营心在汉,没忘我为中国人。”某老先生含泪说:“韩公为国牺牲,实清西人民每人身上割下二两肉。我们必须系敌,为之复仇!”我们记得魏家堡(高苑)、旧口(邹平)、冯高(博兴)伏击歼灭战果的收货,都是黄昏进庄,接敌三里五里不等,敌人不会了解我伏击,总是上当,还正说明了清河人民男女老幼对抗日军爱护与斗争知识的增长。当部队出发伏击敌人通过村庄时,人民都偷偷推测,部队通过了,小孩们也都知道“千万不能说闲话,免得敌人知道”。我们记得去年罗家庄战斗及最近6月24日克复北隋据点的夜袭中,不少的老大娘,暗暗地在深夜中天井里点香三支,面向南方跪念“阿弥陀佛”,祝祷胜利,咒骂鬼子汉奸死亡。六年来英勇奋战,奠定下克服困难与争取胜利的基石。


  四、敌占区人民天天盼八路


  几年来的奋斗,保卫了人民利益,我们和人民一道创造了一切胜利,军民血肉的不可分离的关系是我们八路军不可战胜的重要因素。“四边”某村的一位老太太盼望八路军过去,将自己的房子打扫干净,又想到天冷把窗子糊好;过几天队伍没来,又怕汉奸看中了房子,于是又将窗子撕破。这样撕了又糊,糊了又撕,经过三次之多。邻居都说她疯了,但老太太看见我们的队伍,则亲切地流着泪说:“鬼子汉奸弄得老百姓没法活了!”临淄一老大娘自己吃糠菜,将一斗麦子留下,等候给八路军战士吃。有的老太太为使战士安睡,用扇子赶蚊子。有的儿童被敌伪等打了以后,回家关起门来大唱抗战歌曲,痛骂鬼子和汉奸的暴行。1943年冬,邹平某村被张店敌寇特务机关一下捕去了60多个群众。敌人布置了一个大法庭,将60个群众同绑上堂,刑讯通问村庄里各种抗日组织负责人。首先将一个毒打,并灌了三桶凉水。刑毕,敌特务走了,其目的是叫其他群众劝他招供,结果未受刑的群众拥到受刑者面前,异合口同声地说道:“无论如何不能招供,你有什么灾难,有我们大伙帮助。”人民这种团结生死与共的精神,给予受刑者以莫大的鼓舞,以致敌人连问三遍,未获半句口供。人民的团结觉悟与民族仇恨可以想见了。滨县敌占区每两银子一年纳6000元,除敌伪各种劫夺,还有恶棍的敲诈。人民流传着这样的歌谣:“区长们坐吃坐穿,乡长们炒炒煎煎,村长们东推西敛,甲长们挨绑挨拴,逼得老百姓扒屋卖砖。”人民普遍地期待着“八月十五杀鞑子”(反攻的意思)。我们的战士窦玉信日记写得清楚:“12月8日,我们到贾家,这个庄子抗战以后从未见抗日军,更没有见到八路军,老百姓很好。一个老大爷诉苦,他说:这里一两银子半年已纳了1000多元了,钱项一不顺手就挨打,八路军再不来,老百姓就没法活了!”我们三个工作员赤手空拳在敌占区工作,有一天到了劳庄,青年农民争着约他们到自己家去住宿,结果分到各家住了。事实很明白,敌占区的人民潜藏着深深的民族烈火,我们相信根据地边缘区,敌占区的人民始终爱戴拥护八路军的,我们也坚信我们八路军为人民利益与民族利益而奋斗必能胜利。


  五、念书种地打鬼子


  由于敌伪“扫荡”“蚕食”劫夺,在敌伪碉堡间隙里活动困难是严重的,人民生活是痛苦的,敌占区的难胞去年今年流入根据地者达12万之众。民主政府贷粮贷种贷耕,妥为救济,在渤海滨上掀起了开荒生产的热潮,十多万难民有了归宿。今春渤海岸普遍发生蝗灾,行政主任、县长、区长、八路军战士、教师、小学生、游击队员、老百姓,普遍打蚂蚱,民主政府、八路军、老百姓融融在一团。抗日救国是雄厚的力量,扑灭天灾克服困难也完全是一样的,终将蝗虫捕灭,未酿成巨灾。我们为了减轻人民负担,4000亩的荒草野坡,在官兵共同劳作下,已经变成绿油油的一片青苗。司令部参谋张洪友、教导员郭俄忱等同志都是荣誉军人,剩下一只腿,两个人主管了个荒园,可以供给一团人整年吃菜。百多名精简下来的小孩和一部荣誉军人,自动地响应了上级爱民的号召,他们共同组成劳作队,开荒、种地、割荆条编器具、拾野绿豆,去年除了自力更生生产以外,还将节余的万余元交给公家做抗日经费。去年,清河春天歉收,秋雨很大,我们节约了10万斤麦子给农民贷种,春耕秋收在田野中总会见到军人,背着枪和群众一同劳作着。今年,清东游击中队帮助了190户耕种,出了490个工夫,我们的鞋袜工人为了救济难胞,将自己的津贴等拿出124元。利津县的七区中队,帮助难胞开荒12亩。沾化某区中队全体战士,不辞辛苦帮助人民拉犁两天。战士们了解自力更生、拥政爱民、爱护抗日根据地的深重意义,劳作、战斗、学习变成了自然的生活规律。清中战士王同志日记上写着:“春耕之责人人有,脱了棉衣就下手,房东一亩七分地,不费半天工夫耕完了。”人民赞扬说:“八路军同志能打鬼子、能念书,也能种地。”

  抗战第七年开始,敌后斗争更加紧张残酷,我们坚持在党与上级的正确领导与清河人民的爱戴之下,以我们坚定不移的信心,依靠人民,团结奋斗,一定能够克服困难,取得最后胜利。


(原载《大众日报》1943年8月1日)


友情链接
党史网站:
史志网站:
中国地情网 省情资料库 安徽 福建 江西 河南 湖   北 湖南 广东 广   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中国年鉴网 山东省情网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   肃 青海 宁夏 新   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微信扫描右侧
二维码关注  “东营
地情”  官方公众号
鲁ICP备09065185号-1
联系电话:0546-8381168 信箱:dysqw0546@dy.shandong.cn
Copyright©2014www.dysq.gov.cn.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山东通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