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期刊 > 2019年6月第二期 > 佳作赏析 > 正文

王大娘的微笑

      发布时间: 2019-09-25 00:42

包慧/文


  王大娘除了她自己和一个外孙、一座破草屋外,再也没有什么了。她每天不是在庄西头场里寻一些破碎粮食,就是在田野里挖野菜拾柴。每当她看到自己的一双鸡爪似的胳膊和俄得直不起来的腰时,她就心酸地想起自己一辈子没有过一天好日子。她十一岁时当了童养媳以后,三天两头为了一点小事,就给她丈夫关上大门,骑着脖子打身子……生活像牛马一样,每天吃不饱两顿子煎饼,几十年的风霜折磨,在她的额上划下许多深陷的皱纹!

  她一年熬过一年,生活更加贫困。今年的春上,她靠人家给的一瓢黄豆,每天拿上几粒压碎后,放上灰菜、小杨树叶、去猪夹草,就是每天的两顿糊涂菜,就这样渡过了两个半月。记得是2月底人家给了她一点花生皮和子糠,王大娘喜欢得了不得,到树林里找了一些“平流树”掺和起来推煎饼。可是她饿得太厉害了,当她推磨时,脚软绵绵地推了几转,再也站不住了。眼前看到这里也是好吃的,那也是好吃的,金星乱飞,立即晕了过去!

  在××庄召开的贫妇会上,王大娘也参加了。她看到八九十个大娘一个个都跟她一样命苦,瘦得皮包骨头、眼深嘴大,她感动得流下泪来,连忙用破衣服擦干。在会上,大家商讨救济穷人生活的问题,有人提议请求地主“拨二亩地瓜地”分租给穷人种时,王大娘连连点头,抢着说:“真能办到这事,那真是救了穷人的命。俺一辈子就想那二亩地瓜地!”的确,这不仅是这位贫苦可怜的王大娘的迫切要求,就是对于地主,光把地租给大佃户,而实际上地被荒废收不到租,如今地租给贫农种,租能保证交,地也保证种得好,岂不是同样有利的事。

  但是,第二天西庄坏人对这件事造了一个谣言,说这件事不可靠,是八路军来拔兵的。王大娘生气了,便在满庄里的说:“俺就不信,八路军从来没有拔过一次兵。八路军是咱老百姓的队伍,谁说不可靠?听说还要订字做保证呢!”几天来,王大娘黑天白夜忘不了“二亩地瓜地”。她想来想去,总觉得把地分给穷人真是穷人托了福。她有了地种,得了地瓜秧子,一冬可就不挨俄了。

  于是,王大娘在全庄成立农救会的大会上,向农救会大声地提出了自己的心里事:“俺要拨二亩地瓜地种,农救会给俺办一办!……过了一夜,端午节的早晨当着贫民们向大店去游行时,王大娘在庄外见了,喜欢的脸上露出了从来没有的微笑,也在长长的行列中向大店走去了!


0080.jpg

抗日民主政府颁布的《主佃公约》


  又过了几天,农救会长宣布了王大娘和大家天天惦记的“二亩地瓜地”,已经同地主商量好,大家都可以租种时,这个庄子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说:“俺农救会真能替俺办事。”王大娘更兴奋地第一次直起了她的腰,跑到妇女会长面前说:“这真救了俺的命!俺明天就去借地瓜种,好叫俺女婿来给锄锄地!”

  王大娘跑回庄西头,使劲睁大了她的眼珠,向着庄北头的二亩地微笑,笑得额上的皱纹都少了几条!

(原载《大众日报》1942年8月11日)


友情链接
党史网站:
史志网站:
中国地情网 省情资料库 安徽 福建 江西 河南 湖   北 湖南 广东 广   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中国年鉴网 山东省情网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   肃 青海 宁夏 新   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微信扫描右侧
二维码关注  “东营
地情”  官方公众号
鲁ICP备09065185号-1
联系电话:0546-8381168 信箱:dysqw0546@dy.shandong.cn
Copyright©2014www.dysq.gov.cn.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山东通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