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5日     星期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历史上的今天

东营史志

【市情资料库】

网上方志馆

在线展厅
音像东营更多>>

最近更新

  • 东营史志:河口区六合街道志、新户镇志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胜坨镇志、陈庄镇志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96-98年鉴、卫生防疫站志、2010年鉴、2009年鉴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海洋渔业志、外经贸志、国土资源志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东营市外经贸志、东营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志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东营市情﹒2015卷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垦利县志》(1940-1985)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东营区史口镇志、利津县志(1986~2002)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东营市历史文化村镇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多彩东营、东营-汶川、辉煌二十年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建设志、电力志、工商志、国税志、地税志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农业志、水利志、林业志、粮食志、规划志上传完成。
  • 东营史志:《河口区志》(2002-2010)《垦利县志》(1986-2002)上传完成。
  • 10集电视系列片《方志中国》上传完成。
  • “东营人物”收录古今人物136人。

东营市情网欢迎您!

黄河河防

黄河河防

来源:东营市史志办

 

河  堤

  黄河东营段堤防工程已有百年历史,其间堤防位置、走向、名称等随河道变迁屡有改变。晚清时期官修之堤称为长堤或遥堤,群众自发修筑的挡水土坝称为民埝或缕堤;民国时期称官堤、民埝;人民治黄后称大堤、民坝。60年代以来,将四段以上大堤命名为临黄堤,四段以下大堤命名为河口堤。

  堤防沿革

  临黄堤现防临黄堤在民埝基础上逐年培修而成。东营防守段左岸上起利津县南宋乡宋集村接滨州段,下至利津县傅窝乡四段村接河口堤,起止桩号为291+024355+263,总长64239米。右岸上起东营区龙居乡老于村接滨州段,下止渔洼接河口堤。起止桩号为189+121255+160,总长66039米。

  黄河夺大清河道之初,两岸并无堤防工程。狭窄的大清河道,容不下丰沛的黄河水,每至河水涨发,槽满漫溢,沿河村民自发筑埝自卫,官府乐观其成,劝民筑埝。历经数十载,弯弯曲曲、一段一段的民埝,渐次首尾连接,初具规模。至清同治十二年(1873),埝尾已接修至铁门关(今利津县汀河乡前关村)附近。光绪九年(1883),山东巡抚陈士杰创修两岸遥堤(又称长堤) ,底宽八丈,高八尺,顶宽两丈,于次年五月告竣。南岸遥堤起自邹平上界,止于利津三里庄(今垦利梅家庄);北岸遥堤起自惠民上界,止于利津大马家。两岸民埝按底宽四丈、顶宽一丈、高八尺的标准,接修整理至利津铁门关,亦于汛前完成。并将利津以下两岸民埝改为官守。形成遥堤和民埝两道防线。

  两岸官堤修成后,因距河较远,又无常设修防机构,而沿河村镇稠密,居民为保禾稼愿守埝而不守堤。是故,山东巡抚张曜在光绪十五年(1889)奏准,将南岸历城以下各州、县夹河以内村庄迁往堤外安置,弃埝守堤,展拓河身;北岸则将民埝培修为堤,遥堤遂被废弃。至光绪三十一年(1905),两岸堤防改修完竣后,官守堤防直至利津罗家一带。其中,老董(右岸纪冯)以上两岸堤防除因堵复决口曾将局部堤线改修外,大部堤线位置未加变动,堤身则经过民国时期及人民治黄以来四次大规模加培,高度宽度成倍增加。老董以下两岸堤线因流路南迁北徙,方向、位置变化颇大。每次流路改道之初,都曾修筑堤埝。废弃之堤因水毁或长年自然剥蚀、人为平耕等因素,有的荡然无存,有的支离破碎。现存临黄堤系民国时期修筑而成,至1947年黄河归故时,止点逐步由南岭下延到四段。人民治黄以来多次加培后,堤身亦成倍增大。

  麻湾至王庄间堤防间距窄狭,泄洪排凌能力不足,为确保防洪防凌安全,1970年冬至1971年春,又在右岸临黄堤外增修堤线一道,起自麻湾险工,止于章丘屋子,长38.65公里,称为南展堤。

  河口堤左岸四段以下,右岸渔洼以下的河口堤系1946年后分期修筑而成。堤线位置随河口流路变化相机确定。19461948年,河口新修民坝36.1公里,其中:北岸自四段至一千二长6.4公里,四段至弯子长15.3公里;南岸自渔洼至四合村长14.4公里。1950年北岸民坝自一千二接修至小沙长15.86公里。19521957年第一次大修堤,除对原有民坝加高帮宽外,南岸新修四合村至付合村民坝长10.5公里。19641月,黄河改走刁口河入海后,四段至弯子民坝自六合改线至羊栏沟子,长5.15公里,四段至羊栏沟子民坝总长20.4公里。1968年,为黄河改走清水沟作准备,对河口堤进行大整修;渔洼至廿一户民坝长2.74公里,改称临黄堤,对廿一户至付合村堤段进行加帮,自付合村至防潮堤接长改称南大堤,总长25.88公里;新修防洪堤(下段为生产堤) 29.9公里。为保护孤岛油田,1971年自防洪堤4+128处新修东大堤长21.95公里。1974年,又新修北大堤下段(东大堤交点以下)19.58公里。1976年春,在原民坝基础上,又将北大堤向上接修16.24公里,至四段村与临黄堤相连,使北大堤总长度增加到35.82公里。同时对南岸防洪堤进行加帮、补残。改道清水沟后,为有利防守,1977年,将防洪堤中段改线退修,长度减至27.8公里。1985年,为保护孤东油田,修筑南围堤长6公里。1987年,为保护一棵树、长堤等油田安全,胜利油田兴建六号路长14.4公里,起点在北大堤30公里,止点与孤东南围堤相接。1989年,将六号路翻修改建后,正式成为北大堤顺六号路延长工程。

  至1995年底,仍在担负清水沟流路河道防洪的河口堤线总长为114公里。其中北大堤长44.5公里,南防洪堤27.8公里为第一防线。南大堤长25.88公里及北大堤30公里以下长5.82公里为第二防线。东大堤和四段至羊栏沟民坝因脱河失修而日趋残破,但仍作为预备堤防由河务部门管理。

  废弃堤东营境内黄河堤防除前述临黄堤、河口堤、民埝()外,还有各重要险工曾修建的套堤,自70年代开始黄河淤背固堤后,相继消失。近海之地,盐场颇多,清末时期均有灶堤保护,后因黄河决溢频繁,盐池相继被毁,灶堤亦不复存。利津城之护城堤,自清咸丰十一年(1865)始修以来,屡筑屡废。目前尚存残迹是1921年所修,随着城镇扩建亦近消失。此外,1951年修建小街溢洪堰时,退水区曾修南顺堤长35.2公里,北顺堤15.7公里。自南展堤修筑后逐步废弃还耕,夷为平地。

  大堤培修

  解放战争时期复堤1946年,南京国民政府决定堵复黄河花园口口门,导黄归山东故道,企图以水代兵,水淹解放区。当时故道堤防荒废9年,大堤残缺不全,各种隐患防不胜防,如不修复,洪水到来必将泛溢成灾。为保护解放区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中共提出先复堤和迁移河床居民而后堵口的合理主张,与南京国民政府多次谈判达成部分协议,但南京国民政府一再违反协议,决定提前堵口放水。为粉碎南京国民政府水淹解放区的阴谋,中共渤海区党委、行署号召全区军民“一手拿枪、一手拿锨”,开展反蒋治黄斗争,在黄河归故前后,动员十余万民工复堤修险。19465月下旬,蒲台(今博兴) 、广饶、利津、垦利出工3万余人,历时月余,将北岸李家呈子和南岸西冯以上大堤普遍加高1米,低矮堤段加高1.52米。接修南岸西冯至渔洼、北岸李家呈子至一千二新堤长32公里。同时将1937年麻湾决口的3公里口门堵复,添修套堤,开挖引河。

  1947315日,花园口堵口合龙,黄河归故。汛期黄水骤涨,堤防新遇洪水,险情迭生。在县区领导干部指挥下,沿河人民抢险复堤,当年完成土方221.4万立方米。

  1948年,渤海区行署与山东河务局决定对两岸大堤继续加高培厚。春冬两季调集数千乃至数万民工上堤,完成利津宫家套堤及东岸各险工帮修后戗,接修垦利渔洼以下新堤,培修麻湾以下皇坝11公里,新筑小杨家至李家套堤和引河开挖工程。至1949年,两岸大堤普遍加高培厚,并接修新堤61.9公里,累计完成土方890.86万立方米,形成南岸从麻湾以上皇坝起至垦利渔洼,北岸从利津宋家集至四段总长127.4公里的两岸临黄堤防。

  建国后三次大修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政府把确保防洪安全作为治黄的重要任务,不惜花费巨大人力物力,致力于堤防建设。根据河道不断淤积抬高和不同时期的防洪标准,除正常年度岁修加培外,全河统一部署,进行过3次大规模堤防培修。

  第一次大修堤:始于1950年,止于1957年。黄委会确定1950年春修工程标准是高于1949年洪水位1.5米。1951年,山东河务局规定:保证泺口8600立方米每秒不发生溃决。 培修标准:右岸高青、左岸滨县以下堤防按1949年最高洪水位超高1.5米,平工顶宽7米,险工顶宽710米,坝顶超高1949年最高洪水位1.4米。1955年,黄委会又规定:左岸齐河南坦至利津四段,右岸历城田庄至垦利渔洼,堤顶超高1949年洪水位2.1米,顶宽平工7米,险工9米。临河边坡12.5,背河边坡13,后戗顶宽24米,边坡15或按最高洪水浸润线18110修做。土牛每公里平工1000立方米,险工2000立方米。辅道一般顶宽6米,边坡12,纵坡110。防汛屋台每5001个。

  第一次大修堤:历时8年,除对152.63公里堤防普遍加高、帮宽、加固外,新修民坝10.5公里,共计完成土方886.3万立方米。同时完成小街子减凌溢水堰及行洪区南、北顺堤土方747.81万立方米。两次凌汛决口堵复土方67.42万立方米。至此,东营境内临黄堤均达到超高1949年最高洪水位2.1米的标准。

  第二次大修堤:始于1962年,止于1969年,加高帮宽大堤总长169公里,完成土方777万立方米。大堤加培标准是:四段以上两岸堤顶超高1958年洪水位2.1米,顶宽平工7米,险工9米,临河堤坡12.5,背河堤坡13。四段以下民埝超高1米,顶宽5米。修堤质量按山东河务局制定的《修堤土方工程施工技术规范》,并于1964年开始推行拖拉机碾压。

  第三次大修堤:始于1974年,止于1985年。按照1983年设计防洪标准,完成加帮临黄堤、河口堤共171.45公里,土方2419.19万立方米。第三次大修堤以防御花园口站22000立方米每秒洪水为目标,经东平湖分洪后,艾山以下按10000立方米每秒控制。堤防标准按1983年艾山下泄流量11000立方米每秒的水位为设计洪水位,堤顶超高2.1米;顶宽平工7米,险工9米;临河堤坡12.5,背河13。分两期实施,19741981年,完成超高1.1米;19811983年,再加高1米。修堤质量按黄委会《黄河下游修堤工程质量的几项要求》执行。

  大堤加固

  新中国建立后,执行“宽河固堤”方针,一面对大堤加高培厚,一面采取多种措施加固堤身,提高防洪性能。

  锥探灌浆自1951年始,学习河南封丘和齐东修防段的经验,用钢丝或钢锥探索堤身内部隐患,进行翻修或灌浆,增加堤身土层密实度,提高抗洪能力。经不断改进、完善、提高,成为全河堤防加固的重要措施之一。初期以人力进锥,凭手感判断隐患的位置和特征,在锥探同时,辅以吹烟、灌沙、灌水等办法,判断隐患范围。1953年起,向锥孔内灌注泥浆,靠自重流入,效果有限。1958年,采取静压力灌浆,干么重达到1.431.53/立方米。1968年起,又将静压力灌浆改为动压力灌浆,实现灌浆作业机械化,效果显著。19581995年底,共完成堤防灌浆长度342758米,823682眼,灌入土方89715立方米。

  淤背固堤1950年,山东河务局在利津綦家嘴兴建引黄放淤闸,进行引水放淤试验,数年后淤区地面平均抬高2.5米。19541959年,段内各虹吸工程引水沉沙,兼收淤背固堤之效。60年代恢复引黄后,进入有计划大面积自流放淤阶段。先后用自流放淤、高条渠放淤办法将背河近堤坑塘淤平加高,至1973年,利津、垦利两修防段用涵闸、虹吸、扬水站实施淤背固堤,总长度44.71公里,放淤量909万立方米。

  1970年,济南修防处试验简易吸泥船放淤成功后,山东黄河河务系统开始推广应用。利津修防段在1973年建立造船厂,制成简易吸泥船,在东营黄河两岸临黄堤大规模进行淤背固堤。根据黄委会及河务局19781983年期间规定的淤背标准,各段按照分期、分段完成的方式,将左岸老董以上,右岸一号坝以上临黄堤背侧淤高35米,淤宽50100米。总长度80余公里,完成土方3200余万立方米。

  加固工程40多年来,为解决堤基和堤身渗漏,提高大堤防洪能力,河务部门对两岸大堤采取抽槽换土、打粘土斜墙、帮前后戗、填塘固基、抽水湮堤、翻修隐患等措施,修做大量固堤工程,提高大堤抗洪性能,确保了大堤安全。

  穿堤管线60年代以来,穿大堤的各种管线日益增多,成为黄河大堤的不安全因素。黄河管理部门相继作出管理规定。1983年以前,在堤防上修建的油、气、水管线及通信电缆、引水涵管等标准不一。根据建设单位设计要求审核,以不影响当时的防洪为标准。黄河管理部门监督施工质量,并规定凡因防洪需要,必须改建、拆除、迁建者,均由原建设单位负责一切费用,恢复工程原貌。1984年起,黄委会规定,凡穿越黄河堤防的涵洞、管线等,必须报送设计,严格审批手续。严禁任意破堤埋设临时穿堤涵管等。现有穿堤建筑物,在防洪上有问题的,必须采取措施或拆除改建。1985年,黄委会11号文重申管线越堤规定:(1)新建、改建管线,原则上以架空方法越堤;(2)必须穿越时,管底高程均按1995年堤顶高程低1米设计;(3)必须呈报设计,经审查批准后施工。至1995年底,东营市黄河两岸尚存的穿堤管线中,除胜利油田埋设的油、气、水输送管道外,还有扬水站输水管道及通信缆道,分布地点50多处,管道总数100余条,均按规定施工,确保了大堤安全。

  堤防管理

  管理组织历代政府先后制定过许多法规、制度。建国前后堤防管理实行专管与群管相结合的方法。1955年后,沿黄各县、区、乡相继建立护堤委员会。1960年后,各修防段均按每5公里配1名专职堤防管理员。1978年后,沿黄县护堤委员会都改称工程管理委员会。

  管理制度堤防管理制度,自设置治黄机构以来即逐步建立。1948年,山东河务局制订《关于平工管理的意见》;1950年,山东省人民政府发布有关大堤管理的一号公告;1980年,山东河务局制定《山东黄河工程管理办法》;1982年,黄委会颁发《黄河下游工程管理考核标准》;1984年,山东河务局制定《山东黄河工程管理检查评比办法》;1987年,山东省人民政府颁发《山东黄河工程管理办法》,东营市政府颁发《东营市黄河工程管理实施细则》,同时规定护堤地的范围根据黄河修防的需要划定。

  护堤政策建国前后,堤防养护由沿黄群众义务负担。1954年后,护堤员由大队记工,参加集体分配。1963年起,护堤员按工分分配。1972年,山东河务局规定“国有队营,收益分成”的办法。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分配形式各村不尽相同,有的每年发给护堤员40250元,有的每年给护堤员补助粮食300500斤,有的就近拨给土地12亩,由护堤员自种自收。1984年后,学习外地经验,根据所护堤防收入情况,按照责、权、利相结合的原则与所在村或护堤员签订堤防承包合同。此外,自195 0年起,实行捕害和消灭隐患的奖励政策。

  维修制度堤防维修包括堤顶整修、堤身补残、填垫水沟浪窝、翻修隐患等,每年由国家在防汛岁修经费中安排专款。

  堤防绿化黄河堤防植树是防护工程措施之一,有悠久的历史,宋代以来多有记载。人民治黄开始后,大力提倡植树植草,绿化堤防。至1959年,黄河大堤两侧基本被树草覆盖,但在19601962年间遭受严重破坏。1970年前后,再度组织大规模植树造林,堤防绿化复见成效。1978年以来,广泛开展全民义务植树活动。19851995年,团中央、水利部、林业部先后组织实施两期青年黄河防护林绿化工程,成效显著。至1995年底,黄河堤防树株总量超过100万株,堤身植草覆盖面积90%以上。

险  工

  险工设置

  黄河夺大清河道后,河道不断展宽摆动,溜势游荡不定。靠岸临水堤段,受大溜冲刷,堤身有塌入河中之险。河工部门采用临堤抛石,或用秸料下埽的办法,修做抗御水流、导溜离岸的工程,成为“险工”。东营段内最早的险工小李险工始建于清光绪九年(1883)。百多年内,两岸大堤先后有43处成为险工,其中左岸宋家集、船王、孙家、大马家、三步赶、东关、庄科、大李夹河、十四户、盐窝,右岸董家(圈董)、小街、小王庄、梅家庄、大白、后彩、张家庄、前左、十八户、小口子、二十一户、赵屋等险工,均因溜势改变、河道迁徙脱险废弃。目前仍在修守的23处险工 (包括河口堤新设险工) ,除麻湾、南坝头、纪冯、义和庄及河口堤新设险工为人民治黄时期修建外,其余各处皆为清末和民国时期所建。

  左岸有险工10处:

  宫家险工始建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先修秸埽数段,位于现桩号298+600298+800间。根据溜势变化和工程出险情况,至1995年底宫家险工共修做坝岸58段。

  张家滩险工始建于光绪十七年(1891),所修乱石坝位于现在的110号坝间。由于溜势下延,至1995年底该险工共修做坝岸20段。

  綦家嘴险工始建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出险时抢修秸埽10余段,位于现11号坝以上,分布在大堤314+250315+750间。由于汛期出险和溜势下延,至1995年底,该险工共修做坝岸24段。

  刘夹河险工宣统元年(1909) 成险,始修秸埽9段,位于现12号坝左右。由于溜势变化和河面展宽,至1995年底该险工共修做护岸工程17段。

  小李险工光绪九年(1883) 秋黄河在此决口,堵复后在此保留秸埽2段,位于现2223号处。由于溜势上提和下延,复又增加坝段,至1995年底共修做坝岸30段。

  王家庄险工历史上著名大险工。始建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位于今24号坝以上。民国期间仅有秸埽和乱石坝数段。1947年黄河归故后第一个汛期,险工埽坝接连生险, 堤身坍塌殆尽,11月退修时堤线、埽坝位置后移,在险工上形成一处凹弯。1949年汛期抢险时, 凹弯内回溜淘刷河底,采用柳淤枕排护底固根,坝身趋向稳固。其后, 逐步实现秸改石坝,抗洪能力不断加强,至1995年底,已经修做坝垛、护岸80段。由于该险工座弯顶冲,溜势集中,易生重大险情。

  二十二公里险工19879月始修,建成坝岸7段,位于北大堤22+34822+900间。

  三十公里险工1985年始修,建成坝岸8段,位于北大堤29+67130+735间。北大堤顺六号路延长后,重新调整险工布局,增建2段坝岸。

  三十八公里险工19935月修建坝岸2段,位于北大堤38+30038+700处,至1995年底已有坝岸3段。

  四十二公里险工19944月修建,坝岸4段,位于北大堤四十二公里附近。

  右岸有险工13处:

  南坝头险工1947年始建时原属麻湾险工,1953年,经山东河务局批准,独立编号,命名南坝头险工。根据溜势和工程着溜情况的变化,至1995年底,共修做坝岸15段。

  麻湾险工河势险要,座弯顶冲,是历年卡冰壅水的重点。1946年,续堵1937年正觉寺(麻湾) 决口时加高帮宽成堤。1947年春,在南北坝头间修建人字坝基5道。因黄河归故大溜直冲,当年冬至次年春完成人字坝的秸埽厢护工程。1965年以后,随着河势变化,根据各个坝岸基础强弱和着溜急缓,先后整修改建为乱石、扣石干砌及浆砌坝。至1995年底,该险工共有坝垛56段,已经全部石化。

  打渔张险工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至1995年底,有险工16段,全部改建为石坝。

  罗家险工光绪二十一年(1895) 成险时,修做秸埽12段,3年后逐步脱险。黄河归故时着溜,恢复修守。至1965年,先后修做柳石堆8段。后又陆续加高,至1995年底,有坝岸8段,全部为石坝。

  卞家庄险工光绪二十四年(1898) 成险,修做秸埽5段,后经续建和改建,至1995年底,共有坝岸18段,全部为石坝。

  胜利险工原名佛头寺险工,1966年更名胜利险工。光绪二十四年(1898)始建,至光绪二十九年(1903) 2号、4号、818号坝修有秸埽。至1995年底,共有坝岸28段,全部石化。

  王家院险工始建于宣统二年(1910),修建秸埽3段。1957年后不断加高、整修和改建,至1995年底,共修坝垛54段,全部石化。

  常家险工原名二棚屋子险工,始建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 ,修有秸埽6段,现1823号为原坝旧址。后经加修加固,至1995年底,有坝岸39段,全部石化。

  路庄险工始建于光绪十年(1884),现511号坝为原秸埽旧址。1948年后陆续新修、改建,至1995年底,有坝岸55段,全部石化。

  纪冯险工1949年新设险工,修做乱石坝3段,至1995年,共修做坝岸6段。

  义和庄险工原为前左险工的一号坝,建于1949年春,1957年改为义和庄险工,至1995年底,陆续修做坝岸71段。

  护林险工位于防洪堤7+7509+300间,1977年,始修时筑成坝基6条,设置坝垛23段。1988年后改称护滩工程。

  十八公里险工1976年汛期始修,陆续修做坝垛37段,由黄河河务部门防护。1977年将防洪堤10+17525+900段落改线退修后,工程防护改由胜利油田承担。

  险工修建

  东营河段险工,自清末民国初期修建埽坝工程,多用秸、苇、柳料修做而成。后有少量石坝。

  埽坝工程种类繁多,分别按修做方法、形状、作用、地位和使用料物的不同命名。19461953年间,曾经大量修做秸埽,在黄河归故及以后的防汛抢险中发挥了显著作用。常被采用的埽坝按形状分有:磨盘、月牙、鱼鳞、耳子、雁翅、人字、扇面护沿等丁厢埽坝。因用料不同而称作柳埽或秸埽,又因作法不同而称为顺厢、丁厢、散厢等。改石坝后又多以修做方法不同,称乱石坝、丁扣坝、浆砌坝、干砌坝等。建国后,石料来源畅通,埽坝石化步伐加快,至1995年底,险工坝岸已全部石化,护岸功能与经济效益明显提高。

  在险工石化过程中,施工技术亦不断改进。50年代初,多以散抛乱石加固根石及坝身。后来,主坝根石采用抛柳石枕、抛铅丝笼装石及大块石扣护,减少了根石走失。60年代以来,加强根石排整,主要坝号采用扣、插、细排方法,提高根石抗冲能力。在坝身的砌筑上,50年代初,多用散抛乱石或干插乱石,后对基础稳固的坝号改为干丁扣、浆丁扣或平扣。60年代以后,推广粗料石干砌勾缝。

  19787月,黄委会颁发《黄河下游险工坝岸加高改建意见》,按1983年防洪标准,对各险工石坝加高改建重新安排,主要标准是:坝顶高出198310000立方米每秒设防水位1.1米。 需要拆改的坝段,拆到根石顶以下0.51.0米。拆改后的坝段尺度为:主坝顶宽1.5米,次坝顶宽1.0米,外坡11,内坡10.8。不需拆改的坝段,采取戴帽加高将坝身拆除到足够宽度后,再加高至标准高度,内外坡均为11。根石顶高度低于坝顶4.5米,高于枯水位2.0米,顶宽11.5米。

  19781995年,累计完成险工加高改建549段。

  险工管护

  清末时期,黄河河防概由汛兵承担。专司防汛的兵勇扎营于重要险工,常年进行巡查防护。每届汛期兵勇不足时,征调农夫协防,霜降之日裁撤。专司工防的兵勇平时集中驻扎待命,遇有抢险修工事宜,随时调遣赴工。民国时期,基本沿袭清制,只是改由工程汛兵与防守汛兵同驻一地,分别负责修工或防守事宜。

  人民治黄以来,险工防守与修工由专职修防工人承担。汛期涨水或修工量大时,调用民工协助。修防工人原分工班与防班,后亦合为一体。为掌握河势工情变化规律,建国后曾在险工防守管理中推行定时观测、根石探摸、早晚巡查等制度。并在各处险工设置守险房、仓库,常年准备防汛工具和料物,按照险要程度规定限额存量,用后及时补充。1959年以前,埽工修做频繁,驻守各险工的人员根据险要程度和工量大小而定,每处十余人至数十人不等。1960年以来,险工逐步石化,工量渐少,驻守险工的人员减至几人至十几人,采取大工集中、小工分散的办法,由工程队队部统一调度使用。人员不足时,在沿河村庄选调民工。1977年起,建立班包险工、组包坝头的岗位责任制,要求各险工达到如下管理标准:坝面平整无杂草,雨后无积水、浪窝;石料归垛整齐无散乱;标牌醒目、准确无缺漏;坝身、根石完整无残缺,灰缝无脱落。80年代以来,黄河防洪工程设施逐步走向规范化,山东河务局制定相应的险工管理标准。至1995年底,黄河河口管理局所辖险工中已有12处被山东河务局评定为达标工程。

护  滩

  护滩设置

  建国前,黄河河道不断展宽摆动,河岸坍塌,流势不定,经常发生险工脱险、平工变险的情况,防守极为被动。19506月,山东河务局在章历县姜庄试办护滩工程(亦称控导工程)成功。从此,按照统一规划的治导线在沿河逐步修建护滩工程,用以保护滩岸,并与险工配合,束水导流,限制河道横向摆动,固定中水位河槽。

  黄河东营段自1951年始建护滩工程张家滩护滩。至1955年,相继修成张家滩、宫家、 大白、后彩、宋庄、东关等6处护滩工程。后因河势下延,宫家、张家滩护滩工程陆续接长。19561958年,又新修老于、宁海、纪冯、寿合(章丘屋子) 、丁家等5处护滩工程。60年代后,由于河面展宽,溜势改变,有些护滩工程出现控制距离缩短、坝前脱溜、河岸坍塌范围扩大等现象。1968年以后,相继增修五庄、东坝、中古店、护林、苇改闸、西河口等护滩工程。19891995年间,又增修八连、清3、崔家护滩工程。至1995年底,东营河段仍在修守的护滩工程有16 (老于、寿合等地已脱水成滩,大白、后彩、纪冯等处与险工合并),基本控制了东营市河道。

  张家滩19491950年,张家滩险工以下坍塌,利城南关大堤即将临水成险。1951年春至1952年,相继修做9段柳石堆,初步控制了坍塌岸段,1957年,由于溜势下延,在9号柳石堆以下接修1013号柳石堆。

  宫家1952年,在宫家险工46号与48号坝空当修做4段柳石堆,以防止滩岸坍塌并掩护48号坝基。为控制58号坝以下滩岸坍塌,1953年在58号坝以下接修512号柳石堆8段。

  宋庄为控制河道继续展宽,溜势下延,1955年,修做柳石堆4段,19641971年,增修柳石堆14段,并逐步改建为乱石坝。

  东关1953年,由于张家滩险工溜势普遍左移,导致9号柳石堆以下至毕家庄村北岸坍塌严重,为防止东关大堤成险,左岸小街、小王庄险工脱河,遂于1955年,在毕家庄以上修做柳石堆8段,次年增修7段。经多次抢险维修后,趋向稳定。

  宁海1957年,建14号柳石堆,19635月,将13号柳石堆改为乱石坝,4号为砌石坝,1985年,在1号坝上续修乱石坝2段。

  丁家为防止河道剧变导致五庄大口门引流成河,19584月,在丁家村前修建柳石堆17段。7月大洪水期间,211段被淤没,1967年,17段被冲垮,其余6段吃溜不重。

  五庄为防止南坝头脱险而引起麻湾以下河势变化,19686月,在五庄滩修做柳石堆12段,19841986年,增设柳石堆6段,1989年增修柳石垛4段,现修守22段。

  东坝位于王庄以下宽河道中。为稳定义和庄险工溜势,19715月,在滩桩135号一带修做柳石堆5段。1975年,洪水漫顶,柳石堆毁坏,次年汛前修复。19799月,又增修柳石堆3段。

  中古庄该处滩岸连年坍塌,为稳定河道和保障十八户放淤闸的正常运用,19715月,在滩桩148号以上修做6段柳石堆,次年又在其下修做4段柳石堆。

  护林19775月,始修时称为险工。现有坝基6条,坝垛23段,位于防洪堤7+7509+300之间。

  十八户1990年始修,建坝垛6段,位于滩桩153+750154+470之间。

  苇改闸19866月始修,现在坝垛15段,位于滩桩161+800163+500之间。

  西河口19884月始修,建坝垛11段,位于滩桩164+700166+200之间。

  崔家19944月始修, 建坝垛7段,19955月,续建坝垛2段,现有9段,位于滩桩161+000161+936之间。

  八连1989年始修10段,1990年续建10段,1994年上延3段,现有坝垛23段,位于滩桩170+594172+950间。

  清31993年修建柳石堆2段。

  护滩修守

  护滩工程始建时有透水柳坝、柳箔、柳淤枕、柳石枕等多种结构形式,其中柳石枕护岸效果最好,采用较多。每处护滩有数段至十数段坝垛联结为一体,坝垛前加抛乱石固根。工程着溜下蛰后,随时加抛乱石和柳石枕抢修加固,坝垛稳定后即成柳石堆或乱石堆。每段坝垛围长七十米左右,土当距三十米左右,高度与滩唇平。

  1970年前,护滩工程未有专人防守。每至汛期,根据水情由黄河修防职工12人带领民工数人巡查,遇有险情,随时调派人员抢护。1971年以来,逐步在各护滩工程修建守险房,由附近村庄12名护滩员驻守,负责日常工程维护和树株管理。汛期涨水时,黄河修防职工按照岗位责任制要求,带领民技工进驻工程所在地,负责河势工情观测、摸水巡查及抢险修工等事宜。80年代以来,对护滩工程提出规范化管理标准,基本要求是“一通二平三无”。即防汛抢险道路畅通,坝身和坝面完好平整,无乱石,无杂草,无冲沟浪窝。至1995年底,共有16处护滩工程,其中,10处被山东河务局评定为达标工程。

    东坝位于王庄以下宽河道中。为稳定义和庄险工溜势,19715月,在滩桩135号一带修做柳石堆5段。1975年,洪水漫顶,柳石堆毁坏,次年汛前修复。19799月,又增修柳石堆3段。

    中古庄该处滩岸连年坍塌,为稳定河道和保障十八户放淤闸的正常运用,19715月,在滩桩148号以上修做6段柳石堆,次年又在其下修做4段柳石堆。

  护林19775月,始修时称为险工。现有坝基6条,坝垛23段,位于防洪堤7+7509+300之间。

  十八户1990年始修,建坝垛6段,位于滩桩153+750154+470之间。

  苇改闸19866月始修,现在坝垛15段,位于滩桩161+800163+500之间。

  西河口19884月始修,建坝垛11段,位于滩桩164+700166+200之间。

  崔家19944月始修, 建坝垛7段,19955月,续建坝垛2段,现有9段,位于滩桩161+000161+936之间。

  八连1989年始修10段,1990年续建10段,1994年上延3段,现有坝垛23段,位于滩桩170+594172+950间。

  31993年修建柳石堆2段。

  护滩修守

    护滩工程始建时有透水柳坝、柳箔、柳淤枕、柳石枕等多种结构形式,其中柳石枕护岸效果最好,采用较多。每处护滩有数段至十数段坝垛联结为一体,坝垛前加抛乱石固根。工程着溜下蛰后,随时加抛乱石和柳石枕抢修加固,坝垛稳定后即成柳石堆或乱石堆。每段坝垛围长七十米左右,土当距三十米左右,高度与滩唇平。

    1970年前,护滩工程未有专人防守。每至汛期,根据水情由黄河修防职工12人带领民工数人巡查,遇有险情,随时调派人员抢护。1971年以来,逐步在各护滩工程修建守险房,由附近村庄12名护滩员驻守,负责日常工程维护和树株管理。汛期涨水时,黄河修防职工按照岗位责任制要求,带领民技工进驻工程所在地,负责河势工情观测、摸水巡查及抢险修工等事宜。80年代以来,对护滩工程提出规范化管理标准,基本要求是“一通二平三无”。即防汛抢险道路畅通,坝身和坝面完好平整,无乱石,无杂草,无冲沟浪窝。至1995年底,共有16处护滩工程,其中,10处被山东河务局评定为达标工程。

 

防  洪

  决溢灾害

  黄河来水量年内分配不均, 710月来水量占年总水量的60%左右,形成伏秋大汛,加之河口泥沙淤积,泄水不畅,极易出槽漫溢。河口位置与全河相比,处在高纬度地区,封河早,开河晚,尾闾河道浅窄,冰凌易卡塞阻水,造成凌汛漫溢。东营地处黄河尾闾,历史上防洪工程简陋,水患尤为严重。据旧《利津县志》记载,自清咸丰五年(1855)至光绪八年(1882)27年间即有11个年份在姜家庄、扈家滩、大田家、杨沟崖、阎家庄、张窝庄、孟家庄、韩家垣、辛庄、十六户、永阜、陈家庄、南岭庄、北岭庄、盐窝、北关、西滩等17处决口成灾。至1938年,东营市辖区有23个年份决溢70处,口门达80个,其中,1883191128年间,有15个年份决口51处,1912193827年间,有8个年份决口19处。韩家垣、北岭、薄家庄、吕家洼、纪冯、合龙处等决口,还导致入海流路迁徙改道。

  上述决口或河口改道,给东营人民乃至沾化、滨县、无棣、博兴、寿光等地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再续行水金鉴》记载:“光绪九年(1883)齐河至利津沿黄七县决溢五十三处,……利津近海村庄死伤居民甚众,有一家全毙者,有淹死仅存数口者,有房屋倒塌压死者,惨苦情况不堪言状,……已救出数千口,唯无安身之处,大半露宿荒郊。”《利津县志》记载:“光绪二十一年(1895)六月二十三日吕家洼河决。田庐坟墓尽皆淹没,甚有挟棺而走骸骨无存者,灾民饥不得食,寒不得衣,号哭之声闻数十里。”“民国10(1921)719日,宫家决口后,利津、滨县、沾化三县淹没5400平方公里,340余村庄受灾,无家可归露宿大堤者达六万余人。”“民国18(1929) 22日,利津东岸王家院至常家庄(今垦利县),长约五华里大堤,有6处漫溢决口成灾,淹没70余村,河东一带尽成泽国。”同年220日,利津扈家滩大堤漫溢决口,水势浩荡,当年未堵。12月凌汛又至,附近各村尽成泽国,房屋倒塌,人畜冻馁溺水而死者不计其数,穴居堤顶者饥寒交迫,惨不忍睹。1937726日,蒲台正觉寺(今东营区麻湾) 3.5公里大堤被冲决后,蒲台、利津、博兴、广饶、寿光等五县数百村庄被淹,泛水夺小清河入海,因决口未堵,泛区水灾至黄河改道入淮后方止。

  建国初期,1951年、1955年凌汛,因未发现原堤防隐患,薄弱堤段未加固,加之凌洪异常,水位暴涨,利津王庄、五庄堤段在深夜狂风之际,出现漏洞,抢堵无效,溃决成灾,使利津、沾化和滨县计480余村庄受灾,冻淹死者80余人,淹地133万亩,受灾人口26万余人。省、地、县党委、政府极为重视,各级领导亲临查看,调集车船和医务人员抢救安置灾民,分发救济粮款,供给熟食、衣物,安排生产自救,积极筹措堵口复堤。王庄决口历时64天堵复,五庄决口44天内合龙。此后40年间,各级党委、政府以确保黄河安澜为宗旨,在加强人力防守的前提下,强化防洪工程设施建设,依靠堤防和人防战胜历年的洪水凌汛,创造出连续40年不决口、不成灾的奇迹,改变了黄河多灾多难的局面。

  防洪任务

  黄河洪水涨发时,民众上堤防御,称为防汛。河工部门按季节划定汛期名称,冬季称凌汛,春季称桃花汛,夏季称伏汛,秋季称秋汛。其中伏汛、秋汛洪水量大,且常常二汛相连,俗称伏秋大汛,为主要防洪汛期。东营地处黄河尾闾,河道浅窄,容洪能力低,水位偏高,洪水漫滩偎堤机遇多,防洪任务艰巨。

  东营段的洪水,由中、上游暴雨汇集而来。洪峰传递时间,自河南花园口至利津水文站约六七天。沿途经自然蒸发,河床渗漏,滩地滞蓄,人为引用等,洪量逐步递减。利津水文站实测记录,自19491989年,最大流量1.04万立方米每秒(1958);最高水位14.71(1976),比背河地面高3.10米。清代至民国期间,受技术水平限制,没有明确的防洪指标。解放后,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把黄河防洪列为重要的政治任务,以保证大堤不决口为基本目的,并采用现代科学技术,依据黄河水位和河道变化情况,规定防洪指标。1949年和1950年,黄河下游以陕县站18000立方米每秒洪水为防御目标,保证泺口流量8500立方米每秒不决口。1951年,提高为防陕县站23000立方米每秒洪水。1954年,改为防秦厂站25000立方米每秒洪水。1963年,改为艾山下泄洪量12000立方米每秒,下游堤防按13000立方米每秒排洪标准加培。1967年,改为艾山以下按10000立方米每秒做准备。山东黄河河务局每年根据上级所定目标,并据河道冲淤、水位升降等情况,预先推估、公布到达各站的防洪水位。东营段各县,根据预估水位,修筑防洪设施,制定防守方案,连年完成防洪任务,1947年以来伏秋大汛未决口。

  防汛制度

  清代至民国时期,县官对于河防责任重大,防守谨慎,各时期均定有大堤巡守制度。解放以后,执行有备无患、防重于抢的方针,公坝与民坝均按“水到人到”的要求,哪里大堤偎水,哪里开始设防。平工堤段按行政区划分段划界,由堤段所在乡()、村(大队)负责防守。险工、护滩、涵闸以修防工人为主,加派民工协助防守。东营市及沿黄各县()每年汛前建立防汛抗旱指挥部,党委、政府、驻军及胜利油田负责人分任正副指挥,统一领导黄河防汛工作。各乡()、村()组织防汛班、基干班等,随时听调上防。全市每年组织18万人左右。滨州地区沾化县每年组织5000人的预备力量待命参加利津和河口区抗洪。

  设防标准按洪水偎堤水深和堤防强度,由市、县防汛指挥部下达设防命令。警戒状态每华里堤防设0.51个基干班(每班12) ;紧张状态(堤根水深12)每华里13个班;严重状态(堤根水深2米以上) 每华里设46个班;危险状态每华里按500人配置。

  报警方法,小险吹哨,大险左岸敲锣,右岸击鼓。抢险标志,白天挂红旗,夜间挂红灯。

  防汛所需工具料物准备,贯彻国家、社会团体、群众三结合的原则,由治黄专业机构和交通运输部门按上级下达的储备定额备足,定点存放;供销、商业部门所备料物,根据数量落实存放地点,以备急需;机关团体和农村群众所备料物,事先登记、估价、落实数量和地点,平时自存,用时随到随取,工后按价赔偿。

  全市每年防汛储备常备料物一般存量是:石料8.5万立方米,铅丝58吨,麻袋22万条,发电机组23(197千瓦) ,木桩1.6万根。群众备料:柳枝25万公斤,麦秸450万公斤,提灯3000盏,草捆3.6万个,木桩6万条等。

防  凌

  凌汛形势

  黄河东营段地理纬度比中游段偏高, 河南兰考段地处北纬34°50′,东营段为37°50′。冬季平均气温比中游地区偏低3.3℃,稳定转负日期比中游早13天,负气温持续天数比中游长40多天。一般年份,封河往往先从东营段起,次第向上封。封河日期最早为121(1987) ,最晚为21(1971),封冰期多年平均为53天,最长时达85(19671968年度)。冰盖厚度一般在20厘米左右,插封时可达5070厘米,1957年曾测到100厘米的冰孔和断面。主溜河道冰盖下多有冰花、冰屑滞流,最大厚度3米以上。济南以上河段冰厚一般在10厘米左右,冰盖下冰花、冰屑较少。

  解冻开河先自中游段起,次第下开至东营河段。东营段开河日期最晚为318日。气温忽高忽底,水量忽大忽小的年份,常造成一年数封数开的局面。水大天冷时,水鼓冰开,称为“武开河”,庞大坚硬的冰块极易插塞,最为凶险。

  凌汛的水量传播与伏秋大汛相反,自上中游而下逐步递增。河道封冰上至河南省荥阳汜水河口,长达623公里,河道内蕴藏大量河谷蓄水,一般年份在513亿立方米之间。19551月开河时,花园口至利津河谷蓄水量达16.18亿立方米。中游气温转暖开河时,大量河谷蓄水挟带冰凌次第合并而下,步步增加。1972年凌汛,洪水流量在孙口站为672立方米每秒,至泺口增为1270立方米每秒,到达利津时激增到2230立方米每秒。1950年以来,利津站最大凌洪流量为3430立方米每秒(1957228) 。河水内杂以冰块、冰絮滞流,流速较缓,同流量水位比伏汛高。197711日,利津水文站流量为595立方米每秒,水位却高达13.71米,接近19581.04万立方米每秒洪峰水位。1955129日,凌洪流量1960立方米每秒,水位高达15.31米,为利津水文站历史上最高水位。

  中游河段次第解冻开河,大量冰水合并而下,东营段河面仍然固封,加之尾闾浅窄弯曲,极易壅冰插塞,数小时内即成冰堆、冰桥、冰坝。冰坝积冰如山,直插河底,水无去路,暴涨如沸,漫溢大堤而成灾,较难抵御。防凌措施

  清末、民国年间,凌汛时用木料在埽坝前绑扎冰排,防止冰插埽坝成险,别无其他防凌措施。大堤防守同防洪。

  解放后开始探索凌汛形成及发展规律,并试用多种预防措施。19501960年,防凌以破冰为主,主要方法有凿打冰沟、撒土()融冰、人工撬拨、船只晃压、飞机大炮轰炸、炸药包爆破等。19581月,山东黄河河务局特制两艘破冰船下水试用。被破碎的冰块在河口浅滩及河道弯曲处滞留,重新封固。且冰厚超过30厘米,冰絮多,水量小时无法使用,次年停止试验。以上措施,唯炸药爆破效果较好,至今仍采用。

  1960年三门峡水库建成后,防凌措施发展到以调节河道水量为主、冰凌爆破为辅的阶段。上级河务部门按科学数据控制三门峡出库水量,沿黄涵闸汇水削减凌峰,为下游创造“文开河”的条件,30多年来,效果显著。然而三门峡以下数十亿立方米河谷蓄水仍是东营段的严重威胁。历年防凌,不敢稍懈,各县区组织若干冰凌爆破队,掌握时机,在开河前三四天内突击爆破,使段内冰盖破碎入海,防止上游浮冰下泄被阻插塞。上游大量浮冰下泄时,爆破队随凌追击,随插随炸。数十年来确保凌汛安澜。

水文观测

  观测站网

  19301月,山东省建设厅在利津设雨量站。19316月,山东河务局在利津大马家和王家庄设水标站,定期观测水位。1934年,黄委会在利津彩家庄设水文站,测验项目有水位、流量、含沙量、输沙量及气象,同时在利津纪家庄设水位站。1937年,麻湾决口,次年花园口改道河竭,各站停测。

  19473月,黄河归故后,山东河务局在蒲台、利津、垦利所辖重要险工上设置水尺,洪水、凌汛时观测水位涨落,多为相对高程和水位高差,未形成正式测验资料。19501月,黄委会在利津刘家夹河重设利津水文站。同年7月在垦利前左设水位站,1952年,改为水文站,19533月,改为前左实验站。19536月,设罗家屋子水位站,1954年,在利津刁口设置黄河第一个潮位观测站,19557月,设四号桩断面站,19561月,在垦利小沙设水位站,19582月,在垦利义和险工设一号坝水位站,1959年,成立前左河口水文实验站,1961年,四号桩断面站改为河床站,19631月,小沙水位站改为水文站,19644月,建立浅海测验队,19666月,增设刁口水文站。19765月,黄河改道清水沟,罗家屋子水位站移至西河口;6月,设苇改闸水位站;8月,设十八公里水位站。上述各站分别积累了神仙沟、刁口河、清水沟3条流路的水沙系列资料。

  为加密水情观测站网,山东河务局及惠民修防处、东营修防处根据防汛工作需要,在各重要险工上先后设立多处水位站,常年或定期进行水位观测。其中持续时间较长的是麻湾、宫家、路庄、王庄等水位站。王庄站还负有冰情、气象观测任务。

  以上站网均提供过不同侧面的水文资料,但较为完整系统的资料主要由利津水文站和前左河口水文实验站完成。

  利津水文站系黄河流域水文基本测站之一,19593月至196212月间曾迁址罗家屋子测验项目有所减少外,一直进行河流水文测验,包括入海水沙过程、河道断面冲淤等诸多项目。19657月起,采用缆道吊船定位测量,提高了效率和精度。19676月,建成虹吸式自记水位装置,全天候在室内观测。1972年,增加水质监测项目。1978年,定为冰凌观测试验站,系全国性重点站位之一。每日测验成果均拍报国家防总和黄河防汛总指挥部。

  前左河口水文实验站为研究河口冲淤延伸变化及其对下游河道的影响,从1953年开始进行利津以下河道演变的测验工作。1958年,利津水文站及刘家园以下各水位站、河道观测等业务项目均归其统辖。1964年,增设浅海测验队、四号桩河床站、河道水文测验队等专业队伍。19721月,并入济南水文总站,河口水文实验工作改由济南水文总站管理。

  观测任务

  洪水观测在正常情况下, 利津水文站每日早、晚8时进行定时测报。每年71日~1031日大汛期涨水时,根据水位涨落变幅,测次增加为4681224次。洪水退落再适时减少测次。观测内容有水位、河势变化、险情、险工靠溜、根石探摸等。各处主要险工水尺也进行水位观测。

  冰凌观测凌汛观测一般自每年1120日至次年2月底止,特殊情况由山东河务局通知提前进入或推迟结束凌汛观测。观察内容有水文、气象、冰情等项,详细测算记录水位、流量、气温、水温、风向、风力、雨雪、结冰、淌凌、封冰、解冻、开河等诸多数据。各险工布设观测组,观测水位和冰情。

  以上观测结果由各县段汇总分析,整理成图、表、文字资料,分别报送上级局、处和相邻各县段,供各级防汛指挥部制定防汛方案、采取措施。

  滨海区测验滨海区测验以水文物理调查和水下地形为中心,测验范围为东经118°02′~119°25′,北纬37°1638°25′,即套尔河口至小清河口。1959年前,只作潮位观测及若干次海况调查。1960年,试用三标两角定位、测深杆量水方法进行神仙沟口水下局部地形测量。1964年,充实机构和人员,配备专用机船,引进设备,参照《海洋调查规范》《水深测量规范》等操作规程,全面开展滨海区测验项目。主要内容有:

  潮位观测:1959年,刁口潮位站在距岸线56公里的海区设自记潮位计,解决了原来立式水尺观测不到低潮的问题,取得比较完整的潮汐变化连续记录。1964年,前左河口水文实验站试用月记测潮仪,使潮汐观测资料系列长、成果完整。

  水下地形测量:原用高标交会法作近距离定位,用长江56型回声仪测水深,测量精度较低。1968年,采用哈菲克斯无线电坐标仪定位,LAZ17-CT型、测深-3型等国产回声仪探测水深,测验精度提高,劳动强度减轻。1973年,改用CHCW-10D型无线电定位仪,在埕口、羊口、龙口三地设立岸台,测船上设置船台,使测验定位精度进一步提高。1982年,引进304-1型高精度无线电定位仪,在富国、羊口、大远设立岸台,定位精度可达±4米,并推广应用于河势图测量定位。1993年以来,采用GPS卫星定位方法,误差不超过±1米。

  此外,还进行海流测验、底质调查、水温及含氯度测验等。为掌握河口演变状况,对三角洲及潮间带以常规航空摄影方法进行多次航测平面图测绘。1984年,为研究河口沉积过程及拦门沙的形成和演变,分别在5月和7月组织两次较大规模的水文泥沙同步观测。

河防通信

  黄河汛情的传递,历代极为重视。自明代万历二年(1574)即按照飞报边情的办法,设置塘马驿站,每30里为一节,飞马接力,递站传送,一日夜驰送500里,其行速快于洪水行进速度。清代沿用明制,至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山东巡抚周馥于济南设立管电局,引进电话通信技术,架设专用电话线路,黄河两岸重要险工设立分局。至光绪三十四年(1908) ,两岸架通信电路750公里,右岸通至宁海,左岸通至盐窝,并设立道旭、宁海、王庄、盐窝管电分局。1934年,大马家、王庄、道旭、麻湾、王家院设置工电分局。抗日战争期间,黄河南泛,通信设施全部破坏。1946年,渤海区架设黄河专用通信线路。建国后,随着治黄事业的发展,通信设施不断完善。80年代,增设载波和短波无线通信。90年代,引进数字微波传输和程控交换技术,从根本上改变了东营黄河通信的落后面貌。至1995年底,黄河河口管理局及所辖县区河务局共有5个通信科(),话务、机务等专业通信人员46人,通信设备总价值700余万元。

  有线通讯

  1946年,渤海区党委、行署为“反蒋治黄”斗争需要,架设黄河两岸专用电话线路。至1948年,山东河务局与济阳以下各治黄办事处间已能通话。这一时期的电话线路为木杆单铁线线路。 1953年,始架设双铁线路。当年惠民修防处已有通信线路343公里,初步形成黄河专用电话网。至1957年各县修防段所属股、分段、重要险工及水文、水位站都配有电话。1965年,逐渐将原线路木杆改为水泥杆,木担换成角钢横担,增加了2-4H杆和交叉设施,提高了线路可靠性。

  1983年,东营修防处(后改为黄河河口管理局)成立,处址暂设王营分段,加挂连通修防处所辖各段及山东河务局、惠民修防处的电话线路。1984年,东营修防处迁址工农一村,又改架与各段间的通信线路。至1995年底,黄河河口管理局辖有架空线路255.3杆公里,其中,通往山东河务局() 铜线52.9杆公里,为国家一级线路。河口管理局及县区河务局设128门程控交换机2台,80门及50门程控交换机各1台,100门供电交换机5台, 磁石交换机1台,共装电话单机389部,3路和12路载波机各2端,传真机9部,电话会议终端机6部,电话汇接机1部。

  无线通讯

  为适应黄河防汛需要,1976年,在全河统一规划下,黄河下游组建无线通信网。197710月,在北镇、集贤、一号坝、北大堤安装A350微型通信电台。1978年,安装“长江301型”超短波接力机,开通北镇至利津、垦利、西河口水文站的报汛专线。198510月,装备4JHM-41Y100D/450MHZ双工无线电话机。19908月,黄河河口管理局安装900MHZ无中心控制基地台1部。东营及河口区河务局各配固定台1部,配置车载台5部,手持机10部。同年10月,开通管理局至河口及利津县河务局的159MHZ3JDD-4型三路无线接力机。

  19926月,黄委会在河口管理局投资建设美国Motorola-800MHZ专用集群移动通信网基地台1处,配发车载台6部,手持机12个。该网覆盖半径50公里,使黄河防汛更加灵活机动。

  19957月,黄河河口管理局迁往东城府前街116号。为解决与山东河务局的通信,架设东城至垦利河务局30路微波站两端,接入济东干线。同年9月,水利部防洪减灾中芬贷款项目实施,建成济东微波干线及泺口、济阳、台子、高青、滨州、利津、东营、河口等8个微波站。各站配发NOKIA数字微波传输设备,及国产配套电源及发电机。至此,河口管理局至利津、河口、垦利等县()河务局间全部实现微波传输。

  管理维护

  黄河通信设施,按系统分级管理维护。黄委会设通信管理局,山东河务局设通信管理处,负责全河通信系统规划、设计、技术监督及指导。各地()、县()局设通信科(),负责本辖区内的通信网络和设施的维护管理。

  黄河通信一贯坚持“下级服从上级、短途服从长途、一般服从紧急、一切服从防汛”的原则。为确保通信灵敏正常,通信管理部门严格执行《黄河通信管理规定》《黄河系统微波通信运行管理规定》及其它有关规章制度。近年来为提高机、线维修作业效率,先后配备了先进的测试仪表、专用工具、交通车辆,对线路和机务设备进行定期检修。黄河通信设施正常运转率达99.9%。

抢险堵口纪实

  抗洪抢险

  1947年伏秋汛1947315日,南京国民政府违反协议,提前强行堵筑黄河花园口口门,黄河复归山东故道。319日,黄河水进入渤海区,24日,由垦利县入海。由于堤防单薄、隐患严重、物料缺乏,以及南京国民政府派飞机轰炸和派部队、特务袭击修堤工地,破坏和阻挠解放区人民复堤整险,伏秋汛期黄河大堤险象环生。

  7月下旬,利津大马家险工大溜紧逼,诸埽掉蛰,近200米长的堤顶塌入水中。利津6个工程班及600名民工躲过国民党军队飞机的轰炸,连续抢险20余天,新开秸埽15段,加高旧埽10段次,控制了险情发展,后因河势突变而脱险。

  9月上旬,洪水盛涨,王庄险工8号埽全部入水,后7号、9号、1014号埽又相继出险。利津县县长王雪亭率2000余人抢护。5日风雨大作,灯火难明,摸黑修工。7日晚,又有10余段埽坝出险,时值11架国民党军队飞机低空扫射5小时,秸料垛起火,民工死伤数人。经奋战7昼夜,耗用砖、石4000余立方米,秸料15万公斤,方将18段埽坝抢护稳固。11日,大溜突然下延,2428号埽身漂没。抢修之后,因无足够石料护根,19日夜,绳断埽走,堤身溃塌不止,400余米长的砖坝亦被洪水冲垮,堤顶塌尽,仅剩0.5米厚的堤坡难以坚守,被迫退守套堤。20日晨,套堤遍生漏洞,又调200余名县大队战士参加抢堵。县长王雪亭、工程队队长于祚棠率先跳入水中堵漏,随之60余名战士、民工相继下水挽臂探摸洞口并填塞麻袋、秸料、被褥、麦穰等,终于抢堵成功。此次抢险历时20昼夜,先后抢修埽坝20段,堵塞漏洞16个。

  1949年秋汛1949年,共发生7次洪峰,其中,伏汛4次,秋汛3次。自96日起,黄河下游相继出现洪峰,第5次洪峰23日到利津,水位13.47米,洪峰流量7350立方米每秒。河滩民埝相继溃决,大堤偎水,堤防隐患不断暴露,险工大部发生溜势变化,埽坝连续出险,黄河防汛出现紧张局面。

  垦利前左险工1号坝头抢险:入汛后,连续4次洪峰期间主溜右移,直冲1号坝头。830日,裹头埽出险,虽经千余人抢护,但因水流湍急,14号秸埽被冲走,随即退守58号秸埽,至9月底,曾两次退修。930日,第六次洪峰又至,溜势上提,主溜顶冲新修埽坝,至6日,新修埽坝全部冲垮,被迫再次后退250米,连前两次坝基已塌入河中400余米,7日,又重新抢厢裹头埽。至1017日,埽坝初步稳固,保住了1号坝。此次抢险,共调集山东河务局干部及工程队员90余人、渤海行署干部300余人、渤海军区两个警卫团、广饶、博兴、垦利、沾化四县民工3290人,还有垦利县邻近村群众约3500人自愿参战,苦战50余天,抢险用工16.68万工日,实用秸、柳料562万公斤,石料0.22万立方米,砖0.13万立方米,麻绳0.75万根,木桩1.42万根,麻袋3.5万条,红胶泥0.6万余立方米。

  麻湾险工北坝头抢险:914日,麻湾最高水位15.77米,北坝头逆向斜插突入河中长达120米, 大溜紧逼坝头,埽前水深12米,因坐弯顶冲,其前沿突然全部墩蛰入水,险情十分紧急。迅速调集龙居、乔庄两乡民工1000余人,水手50余人,干部、工人160余人采用柳石枕抢护, 因水深溜急,抢护无效,遂改用秸料搂厢。由于激流冲击,整个埽体出现“仰脸”、“簸簸箕”险情,埽体与土胎脱节过溜后,绳断桩崩,埽体被激流冲跑,土坝坍塌不止,被冲掉20余米,剩下的不足10米已难以抢护。县指挥部决定加速备料,后退30米,重开新埽抢护,苦战3昼夜,使险情转危为安。

  1958年大洪水1958717日,花园口站出现2230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259时,到达利津站,洪峰流量10400立方米每秒,水位13.76米,超过保证水位0.89米,全线堤防吃紧。1924日,洪水漫滩,堤身偎水,两岸166公里大堤上防达15万人,其中,干部、工人近3000人。堤顶加修子埝长165.5公里,修筑后戗、加高埽坝、抢护险情共用土方36.4万立方米,用柳枝272.1万公斤,石料2898.6立方米,奋战6昼夜,战胜洪水,保证了堤防安全。

  1964年汛期7月下旬,花园口出现流量963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由于黄、汶洪峰相遇,731日,利津站洪峰流量8650立方米每秒,水位13.51米,抗洪进入紧张状态。洪峰期间险情以利津县为重。堤防、险工、控导工程累计出险196段次,风浪险9907米,渗水堤段6160米。县委、县政府领导分赴出险地点,组织民工奋力抢险,终于扭转险局。抢险共用石料4788立方米,柳、苇料32.4万公斤,青料50万公斤,填垫水沟浪窝用土方1.6万立方米。

  1976年大汛98日,利津站出现洪峰流量8020立方米每秒,水位14.71米,超过1958年最高洪水位0.95米,为建站以来伏秋大汛最高水位。5000立方米每秒以上流量在东营河段持续17天,总洪量达100亿立方米。洪水到达,滩地淹没,堤防偎水,全线设防。上堤防守人员达2万余人,其中,干部1500余人,解放军官兵400余人。胜利油田派出20辆汽车运送抢险物料。地、县、乡()三级领导上阵指挥,军民团结抗洪,干部、群众同甘共苦,防守人员认真巡堤查险,抢护险工坝岸、堤防渗水、风浪坍塌等险情,鏖战20余日,取得防洪全面胜利。

  抗凌抢险

  1948年凌汛是年2月,气温较低,上游已开河段冰水下泄受阻,水位上涨,9日,滨县张肖堂以下凌洪漫滩,水深2米。利津、垦利滩区居民未及迁出,滩内70余村被淹,房屋倒塌。四段村新修小民坝决口,水入草桥沟。渔洼至赵家屋子10公里堤段,先后出现漏洞10余个,利津宋家庄大堤于除夕夜出漏洞3个,巡查人员鸣锣呐喊,干部、群众赶赴现场,用被子、门板、钉耙、车盘捆扎堵住洞口,加抛麻袋,奋战3昼夜,化险为夷。凌汛期,沿黄党政军民,积极破冰泄水,炮兵连携重炮多门,轰击积冰,炸破冰堆。山东河务局机关组织全体人员,一面破冰泄水,一面集中船只赴滩区抢救灾民。至215日,凌汛结束。

  1951年凌汛19501214日,利津河段开始淌凌,次年17日,利津站流量460立方米每秒,河口段插凌封河,14日,封至郑州花园口,封冻长550公里,冰量5300万立方米,河槽蓄水10.57亿立方米,最大冰厚0.4米。

  22日,气温回升,27日,平原县境黄河开凌,30日,开至利津,凌峰流量增大为1160立方米每秒,2天水位上涨1.45米。3021时,冰凌开至前左1号坝。此时前左以下冰凌固封,冰水受阻,形成冰坝,水位急速上涨,冰凌向上堆积,冰坝增长到15公里,积冰约1000万立方米,壅水影响70余公里,两岸堤线全部设防。21日晚,气温剧降,客冰冻结,滩地溜缓冰多,水位速涨,北岸十六户,南岸宁海、东张一带堤顶出水仅0.20.3米,局部堤段水与堤顶平,漏洞环生,干群奋力抢堵。223时,王庄险工以下380米处背河土塘发现大漏洞3个,其中最大的一个距堤脚10余米,洞口直径30多厘米,当即鸣警告急,300多人全力抢堵,终因天寒地冻,取土困难,料不凑手,3日晨145分,大堤溃决成灾。有1名工程队队员和2名民工在抢险中牺牲。

  王庄决口后,口门迅速扩展为216米,水深13米,过流600立方米每秒。泛区长40公里,14公里左右,淹及利津、沾化两县122个村庄,受灾人口85415人,倒塌房屋8641间,死亡18人,淹地45万亩。

  321日,堵口工程开工。此时口门水宽不过100米,水深0.1米。堵口指挥部决定首先将两坝头帮宽,采用单坝进占,占后筑戗,占前抛石护根,最后下占合龙的办法,迅速堵合决口。省政府副主席郭子化乘舟督战,7000余人参战。41日开始进占,7日凌晨合龙,9时闭气。共用土方24万立方米,石料1.54万立方米,木桩1.2万根,麻袋7.5万条,铅丝4.2吨,用工24万工日,投资105.5万元。

  1955年凌汛1954127日,前左日平均气温-6.5℃,8日开始淌凌,15日在小沙一带插冰封河,次年115日封至河南荥阳汜水河口,封冰长623公里,冰量1亿立方米,一般冰厚0.30.5米,河口地区最厚达1米,王庄以下河段有的冰堆高达23米。

  123日,全河日平均气温转正,27日花园口开河,28日开至泺口,冰水齐下,水鼓冰开,水位猛涨,汛情发展急速。28日下午3时,冰凌开至惠民境内,省军区炮兵和河务局爆破队随凌追击,293时开至利津。此时利津最低气温仍在-8.511.6℃,冰层坚固,开河至王庄时冰水受阻,形成冰坝,王庄至麻湾间30公里河道积冰如山,虽经炸药炸、飞机轰、重炮击均无济于事。20小时内,40公里河段全部漫滩,30公里河段超过保证水位。291时至18时,刘夹河水位上涨4.29米,部分堤段水与堤平,王旺庄至王庄堤段普遍告急,先后出现漏洞20余处,经抢堵,大都转危为安。五庄村西堤段本是1921年,宫家决口之合龙处,21时许大堤背河柳荫地出现管涌多处,半小时后演成漏洞。四百多人全力抢堵,在临河打冰找洞下料堵塞,在背河用麻袋装土排压,均无济于事。漏洞迅速扩大,堤顶塌陷成缺口,又先后沉船数艘堵口均被水冲走,2330分堤身溃决。2名民工在抢险中牺牲。口门发展到宽305米,水深6米,过流约1900立方米每秒。五庄村西抢险时,村东亦出现漏洞,无人相顾,301时,又决一口宽80米,水出口门与西口门溃水汇合,沿1921年宫家决口故道经利津、沾化注入徒骇河入海。 受灾范围东西宽25公里,南北长40公里,利津、沾化、滨县共360个村庄17.7万人受灾,淹没耕地88.1万亩,倒房5355间,死亡80人。

  228日,东口门滩地沟口堵合,西口门做挑溜坝,沟口挂柳落淤,36日开始截流。600余名民工从两岸同时进占,冒雪奋战,11日抛枕合龙,浇筑后戗,13日堵口完成。堵口共用石料3585立方米,柳枝154.1万公斤,秸料167.5万公斤,土方39.64万立方米,用工日42.44万个,总投资109万元。

  1985年凌汛1984年冬,气温前、后期低,中期高,致使封冻早,解冻晚,形成两封两开。东营封冻长81.5公里,冰量1707万立方米。19841225日,利津站最低气温-13℃,河口首先插封,由于封河期利津站流量日均1010立方米每秒,又加河道淤积,滩槽差小,造成纪冯以下两岸滩地大部漫水。

  2月上旬气温回升,自上而下开河,15日开至十八户,气温突然下降,造成第二次封河、 漫滩,利津东关以下漫滩31.3万亩,25个村庄5439人被水围困,倒塌房屋150间。河口地区滩内油田12口油井被淹,6口油井停产,孤东交通中断。2000多名油田职工、群众被水围困。济南军区派出3架直升飞机进行抢救,受困人员全部脱险。东营河段有135公里大堤偎水,发生渗水18处,管涌3处,顺堤裂缝3处。为确保安全,一方面组织堤线防守,一方面调集10个爆破队在大桥上下爆破。破冰长20.5公里,面积400万平方米,纪冯以下主河道冰盖破成30×50米的格子网,松动了流冰障碍。爆破用炸药62.5吨,雷管2.3万个。

  该年度封冻期长达77天,由于三门峡水库适时调减水量,河口冰下过流,气温逐步回升,造成文开河局面,至311日,冰融河开,安度凌汛。

    228东口门滩地沟口堵合,西口门做挑溜坝,沟口挂柳落淤,36开始截流。 600余名民工从两岸同时进占,冒雪奋战,11日抛枕合龙,浇筑后戗,13日堵口完成。堵口共用石料3585立方米,柳枝154.1万公斤,秸料167.5万公斤, 土方39.64万立方米,用工日42.44万个,总投资109万元。

    1985年凌汛1984年冬,气温前、后期低,中期高,致使封冻早,解冻晚,形成两封两开。东营封冻长81.5公里,冰量1707万立方米。19841225,利津站最低气温-13河口首先插封,由于封河期利津站流量日均1010立方米每秒,又加河道淤积,滩槽差小,造成纪冯以下两岸滩地大部漫水。

    2月上旬气温回升,自上而下开河,15日开至十八户,气温突然下降,造成第二次封河、 漫滩,利津东关以下漫滩31.3万亩,25个村庄5439人被水围困,倒塌房屋150间。河口地区滩内油田12口油井被淹,6口油井停产,孤东交通中断。2000多名油田职工、 群众被水围困。济南军区派出3架直升飞机进行抢救,受困人员全部脱险。东营河段有135公里大堤偎水,发生渗水18处,管涌3处,顺堤裂缝3处。为确保安全,一方面组织堤线防守,一方面调集10个爆破队在大桥上下爆破。破冰长20.5公里,面积400万平方米,纪冯以下主河道冰盖破成30×50的格子网,松动了流冰障碍。爆破用炸药62.5吨,雷管2.3万个。

    该年度封冻期长达77天,由于三门峡水库适时调减水量,河口冰下过流,气温逐步回升,造成文开河局面,至311,冰融河开,安度凌汛。